胡誠林道長:道法自然著青史 一念無為寫玄門 —讀《西北道教史》
時間:2011-12-31    來源:八仙宮弘道部整理    

道法自然著青史  一念無為寫玄門
——讀《西北道教史》
       讀了樊光春先生的大作《西北道教史》,欣喜不已。近百萬字的巨著,盡述了西北地區道教的發生、發展及現狀。填補了道教史的缺憾,充實了中國宗教史之不足。實是“第一部全面反映西北地區道教歷史的專著”,是史學界的一大勝事,是道教界的一大勝緣,更是西北道教足以稱道的美談。
      作者以“工筆白描”的筆觸,深刻細雕地清繪了西北地區道教發生發展的脈絡。寫出了西北道教的現狀,明晰地透視了道教的發展前景。其引經據典史料精實、記述精道、議論精彩、論據精確、評述精當,堪為一部集大成的史學大作。是道教成功的史典。
文以載道,史以鑒今。以史為鑒,休咎自了。歷史是興衰榮辱的實錄,是精神的載體。故讀史知進退得失之理,明存亡興衰之道。隋唐以來,儒道釋三教鼎立,相輔相成的形成了中華民族的傳統主流文化,期間不乏對立、溶融,既爭論亦借鑒。《西北道教史》對此做了客觀公正地記述評議。
     對立而統一,共同促進著中華民族的歷史,促進了三教的進步和發展。“儒門釋戶道相通,三教從來一祖風”的立論,全真道應運而生。促進了“三教”思想的溶融和諧,在民族矛盾激化,連年戰亂中,不同信仰理念的并存與統一,是多元文化的客觀社會現實。共生共榮完善了全真道開宗立派的教理與實踐法則,這是《西北道教史》的重點之一,是西北道教發展歷史中的閃光點。
     宗教折射著時代精神。政治的昌明、經濟的繁榮、文化的發達、整個社會的興隆,都是宗教折射的客境。故有“萬法從心因境有”一說。唐代是我國封建社會的鼎盛時期,諸教皆興。國都長安城內佛教寺院362座,道觀63座。他如景教,摩尼教等,皆行至長安。而文革十年浩劫中,國民經濟到了崩潰的邊沿,則“五教”泯滅無存。中共十一屆三中全會之后,改革開放、經濟繁榮、國力日盛。當今“五教”昌隆,宗教事業長足發展。可見,國興教興。宗教與社會相適應,是客觀規律,亦是宗教立足之本。“向社會提供民俗性的宗教服務”,自覺與社會主義社會相適應,正是西北道教的優良傳統,也是西北道教至今仍能保持傳統風范的已制之規的必行之道。這就是歷史的教益。
    西北道教史,在中國道教史和中國宗教史上占有極其重要的地位。早期道教形成于西北地區,一些道教主要思想源脈在西北地區。道教史上的重大事件和重要人物及其活動多在西北地區。至今道教界的宗派祖庭和一些有影響的宮觀,仍按傳統禮儀進行著原生規范的道教活動。《西北道教史》對此都作了詳實的記述。作為一個虔誠的道教徒、一個忠于職守的宗教職業者,我感到由衷的高興,也感到我們這一代責任之重。如何不負祖師的期望,弘揚道法,以積極的道教文化和諧于社會主義、服務于廣大信眾,以繼承道教的優良傳統,繼承優秀的傳統民族文化,是迫在眉睫的大事。
    道教思想、道學文化及道教活動歷經數千年,沿傳至今。雖幾經興衰,但其深邃、明晰、經典、合理、正確的哲理一直伴隨著人類社會的進展。中國古代關于宇宙起源、世界萬物的思考,大都是用道家的混沌、道、陰陽以及“一生二、二生三、三生萬物”諸多的理念和關鍵詞語。可見,“道教文化實是中國思想史之根”的說法,是有其一定的合理性。在《西北道教史》的論述中,突出了道教思想在中國思想史上的重大貢獻,做出了貼切的記述。
    道教歷經數千年而不失其本色地沿傳至今,有其合理存在的機要。道教哲學代表著人類共同的思考與探索。即宇宙的起源、世界的形成、人在宇宙間的位置、處于宇宙中的人應該如何對待自己等。這一切,是人類共同思考探索而實踐的問題。正是如此,也就有了所有宗教的共同理念——神學思想(所有宗教必須闡發的根本教理之一)。作為歷史,如何去記述這些宗教實踐,除了理性探索之外,特別是那些神仙學說、神仙信仰的實踐與應化事跡,《西北道教史》作了恰到好處的合理如法的處理。在以無神論思想作為社會主流思想的社會生活中,如何寫好宗教史,難度可想而知。既要如實地闡述神、佛、上帝應化的實際,又要免去諸多的麻煩。不能不說這是《西北道教史》的成功之點。沒有神學思想的應化事跡,所有宗教都是很難存在的。廣大信眾的神仙信仰是難以割舍的永世情結。神秘文化深入到民俗化信仰的可信性,才是宗教文化的基礎。《西北道教史》的切實性論述,繪出了西北地區道教原生態發展的歷程和現狀。作者以詳實的資料性、系統的理論性、嚴整的邏輯性和發人深思的哲理性,形成了強烈的可讀性。可以說,《西北道教史》即是專門化的史學專著,也是對西北道教發生、發展及現狀的總結。對西北道教今后的發展有著重要的啟示。
     從宗教學的角度看,人類社會的歷史,也就是一部宗教史。宗教史還應長于社會史。宗教一直伴隨著人類的社會生活,人類社會在波浪式的發展,螺旋式的上升,宗教也在不斷地行進和發展。否則就只能有人格化的自然神,而不會有神化的人得道成神、成仙。各個宗教能夠在當今的現代化社會中,仍然存留下來,都是經歷了有史以來各個社會時期的陶冶,與當時的社會經濟和政治形態不斷地磨合。“順者興,背者衰”,或“適者生存、不適者淘汰”。道教史上的“佛道交鋒”,以及“三武一宗”的滅佛,就是極好的借鑒。因此,不斷適應迅速變動的社會結構以順應時代氣息,主動向社會提供精神服務,滿足信仰者的心理需求,做到“政可治身、教可輔心”,成為當代社會生活不可缺少的一部分。這就是歷史驗證了的“與社會相適應”也是宗教存在的先決條件。宗教就是為廣大信眾的精神需求服務的。
    宗教史與人類社會史相伴數千年,各大宗教至今仍不失其本色的活躍于各個地域的社會生活中。說明了社會歷史對宗教生活永難棄離的親和力。而當今的社會生活之需要,即必要性,正是宗教存在的必然性與合理性。《西北道教史》對西北道教的現狀作了確切的評估,至今“西北大部分宮觀仍然保持著比較濃厚的全真道原始風范”。歷經數千年而不易的虔誠信仰是保持道教無限生命力的基石,說明了信仰力而產生的無限性。正如《西北道教史》所述:“信仰虔誠,對道教最高神三清及道祖老子的朝夕禮拜從不懈怠,日誦功課、節日慶典均遵古制而行。對道教諸神靈異事物感情真摯,并以自己的言行感化信眾”,以道德經去教化眾生,去利益眾生。《道德經》永遠是道教的最高奉誦的經典。是規范著道眾修行的最高理念。作為一個虔誠的道教教職人員,看到那些接踵而至、摩肩擦背的居士香客,忘乎身心的在三清殿敬香膜拜,更加堅定了我矢志向道的信心。我相信自然是永存的,道也是永存的。這是道教徒最根本的信念,也是道教史反映的客觀現實。
    宮、觀、庵、院是道教傳承的重要據點。是廣大信眾信仰崇拜的活動場所,是道教活動的必備設施。故而,是道教史不可或缺的重要內容。《西北道教史》論述了許多名山大川的宮觀庵院,特別比較細致地論述了西安萬壽八仙宮。“八仙庵蜚聲四海,萬壽宮隆聚八仙”。八仙宮原稱八仙庵,位于十三朝古都的京畿之地,處東來西往的要道。其優越的地理位置,迎送著諸多的高道大德住廟掛單。歷代高人匯聚,為八仙宮留下了極其珍貴的玄門奇術,修行秘要。故苦志參玄,多有成就者不乏其人。終而成為全真道頗具影響的四大叢林之一。究其妙道,正如《西北道教史》的精辟分析,“信仰虔誠”、“持守戒規”,才繼承保留了正統的道學文化和正宗的修持儀規,“保持比較濃厚的全真道的原始風范”,才繼承了優秀的民族傳統文化。作為玄門弟子,只有堅實信仰、樹立“道尊德貴”的虔誠,才能“以戒為師,嚴守規誡”,處處時時尊道貴德,規范自己的“身、口、意”。這正是“清靜無為隨處是道場”。明白此中之理,必然得到“看破放下當即得解脫”的妙悟。我想,這就是讀《西北道教史》的最大收獲。
  2011年3月15日

相關熱詞搜索:玄門 道教 青史

上一篇:胡誠林道長:道教關于“持齋”的功德
下一篇:胡誠林道長在陜西道教界開展“九九敬老愛老護老”活動上的致辭

分享到: 收藏
快乐彩12选5遗漏数据